1. <span id="awxfq"></span>

        登錄 注冊

        《五日觀妓》萬楚唐詩鑒賞

        時間:2019-07-17 全唐詩 我要投稿

          五日觀妓

          萬楚

          西施謾道浣春紗,

          碧玉今時斗麗華。

          眉黛奪將萱草色,

          紅裙妒殺石榴花。

          新歌一曲令人艷,

          醉舞雙眸斂鬢斜。

          誰道五絲能續命,

          卻知今日死君家。

          萬楚詩鑒賞

          這首詩是寫農歷五月五日端午節觀看樂伎表演的。

          詩首先寫樂伎的美妙動人。“西施謾道浣春紗,碧玉今時斗麗華”,一落筆就別有風情。“謾道”是空說或莫說的意思。在越溪邊浣紗的西施,是古來公認的美女。詩人剛剛提及西施,又用“謾道”既觸發起了以美人比美人的聯想,又順勢轉到了眼前這位美女的身上。但仍不直說而故作迂曲。“碧玉”是汝南王寵愛的美妾,出身微賤,南朝民歌《碧玉歌》中有“碧玉小家女”之說。這里用以指地位低下的樂伎。

          古代名叫“麗華”的美人有兩個,一個是東漢光武帝劉秀的皇后陰麗華,另一個是張麗華,南朝陳后主的妃子。這句是說,眼前這位美女“碧玉”,簡直可以同麗華爭艷比美。詩人讓西施、碧玉、麗華三個美女一路上迤邐行來,借傳統形象比擬所要描寫的對象,使描寫對象輕易地步入了美人的行列之中。

          “眉黛奪將萱草色,紅裙妒殺石榴花”,兩句采用了獨特的夸張兼擬人的表現方法:那美人的眉毛綠瑩瑩的,那是從萱草奪來的顏色;裙子紅艷艷的,石榴花見了也不免要妒殺。上句用了表示動作的“奪將”,下句用了表示情感的“妒殺”,從而分別賦予眉黛、萱草、紅裙、榴花以人格化的特征,瀉染眉黛、紅裙。萱草和石榴都是詩人眼前景物,況端午時節,萱草正綠,榴花正紅,又都正合所寫時令。信手拈來,為美人寫照,既見巧思,又極自然。

          寫罷形貌之后,又寫歌舞:“新歌一曲令人艷,醉舞雙眸斂鬢斜。”聽罷她唱的一曲新歌,便越發艷羨她的美色。再看她的舞姿:擾一攏傾斜了的鬢發,兩眼秋水盈盈,真有勾魂攝魄的力量。

          以上四句對樂伎的描繪,從對形貌的靜態描繪開始,進而在動態中加以刻劃,寫她的歌舞。一靜一動,由形及神,表明了樂伎的色藝俱佳。末一句點出“雙眸”,更使形象光彩照人。

          “誰道五絲能續命,卻知今日死君家。”“五絲”,即“五色絲”,又叫“五色縷”、“長命縷”、“續命縷”。端午時人們以彩色絲線纏在手臂上,用以辟兵、辟鬼,延年益壽。“君家”,設宴的主人家。兩句意思是誰說臂上纏上五色絲線就能長壽呢?眼看我今天就要死在您家里了!“死君家”與“彩絲線”密切關合,奇巧而自然,充分表現出詩人對“美女”動情之深。

        神马影院午夜伦理限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