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"awxfq"></span>

        登錄 注冊

        新沙陸龜蒙唐詩鑒賞

        時間:2019-07-18 全唐詩 我要投稿

          新沙

          陸龜蒙

          渤澥聲中漲小堤,

          官家知后海鷗知。

          蓬萊有路教人到,

          亦應年年稅紫芝。

          陸龜蒙詩鑒賞:

          陸龜蒙是晚唐擅長諷刺詩和諷刺小品的能手,《新沙》為其諷刺詩的代表作。這首詩通過官府對海邊新淤沙地征稅所引起的新奇想象的描寫,尖銳地諷刺了當時官府橫征暴斂的貪得無厭,無所不至。在寫作技巧上饒有特色。

          此詩從立意到構思,從遣詞到造句,都把極度的夸張和強烈的諷刺作為抨擊封建統治者的有力武器。

          諷刺屬于喜劇的范疇,用魯迅的話說,就是要“將那無價值的撕破給人看”,也就是對“公然的,也是常見的,平時誰都不以為奇的”那些“可笑,可鄙,甚而至于可惡”的事物,“有意的偏要提出”,給以嘲諷和鞭撻。諷刺的本領在于巧妙地運用“精煉的,或者簡直有些夸張的筆墨”,抓住諷刺對象的本質特征,訴之于可笑的形象,通過貌似出乎常情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的描述,表現出隱而未顯的客觀事物的真相,從而收到引人發笑、發人深思的喜劇效果。這首《新沙》就是將封建吏治那黑暗的“無價值的”一角“撕破給人看”的。“渤澥聲中漲小堤,官家知后海鷗知”,這兩句是說,海灣在漲潮聲中淤積起一道小小的沙堤,貪婪的官府消息比海鷗的還靈敏,聞訊后,他們立刻迫不及待地竄到海濱,要征收這堤新沙的土地稅。這里“官府知后海鷗知”,顯然是極度夸張的筆墨。海鷗是大海及海濱變化信息的知情者,他們世世代代繁衍、生息在這一帶水土之上,照理說,海濱的一堤新沙的最先發現者應是海鷗。然而,海鷗的眼睛卻敵不過官家那閃動著獲取之光、貪婪的雙眼,他們竟搶在海鷗之先發現了這一堤新沙。對于實際生活來說,官家不可能先海鷗而知新沙,這樣描寫就是夸張的;但從對象的本質——官府搜刮地皮,無所不至,貪婪成性方面來說,它又是達到了高度的藝術真實的。這兩句的夸張和諷刺之處還在于:一堤新沙剛現,老百姓們還未踏足其上,更無什么收成可言,官府就對它敲響了征稅的如意算盤。官府的這一心理顯然是特別可笑的。詩的三、四句“蓬萊有路教人到,亦應年年稅紫芝”,則把夸張與假想揉為一體,從虛擬的畫面中進一層鏤刻官府“人心不足蛇吞象”的貪婪本性。蓬萊仙山本為神仙所居的極樂去處,其間既無塵世之爭,更無苛捐雜稅之擾。但官府并非不想到仙境中以掠取其間的奇珍異寶,而只是由于蓬萊“煙濤微茫信難求”、無路可通罷了。這里,假設的畫面是可笑的,但卻從本質上揭示了官府心靈最深處的秘密。從中也反映了詩人愛憎分明的美好心靈。

        神马影院午夜伦理限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