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"awxfq"></span>

        登錄 注冊

        《望夫石》王建唐詩鑒賞

        時間:2019-07-18 唐詩三百首 我要投稿

          望夫石

          王建

          望夫處,江悠悠。

          化為石,不回頭。

          山頭日日風復雨,

          行人歸來石應語。

          王建詩鑒賞

          相傳古代有個女子,因為丈夫離家遠行,經久不歸,就天天上山遠眺,盼望丈夫歸來。但是許多年過去了,丈夫終未回來,這女子便在山巔化為石頭。石頭的形象如一位女子翹首遠望,人們就把此石稱作望夫石,此山稱作望夫山了。這個故事起源于今湖北武昌附近,由于流傳廣泛,許多地方都有望夫山、望夫石、望夫臺。在我國古典詩歌中,有不少這一民間傳說作為題材的作品,王建的這首《望夫石》亦然。

          頭四句十二字,繪出了一幅望夫石的動人的畫圖。

          這里有浩浩不斷的江水,江畔屹立著望夫山,山頭佇立著狀如女子翹首遠眺的巨石。山,無語佇立;水,不停地流逝。山、水、石,動靜相間,相映生輝,形象鮮明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這段描繪中,包孕了豐富的思想內容,融入了詩人的深摯情意。“望夫處,江悠悠”,寫出望夫石的環境、氣氛。“悠悠”二字,繪出了江水千古奔流,滔滔不絕的形象,既交代了故事發生的背景,又渲染了濃郁的抒情氣氛。讀到這里,我們自然會想起白居易《長相思》詞的名句:

          “思悠悠,恨悠悠,恨到歸時方始休。”這悠悠不盡的情思,同悠悠不絕的江水,不是很相象的么?“悠悠”在這里既是寫景狀物,渲染環境氣氛,又是摹情寫人,形象地描畫了思婦相思的情狀。這二句情景交融,富有形象性和藝術感染力。

          “化為石,不回頭”,這兩句以擬人手法具體描繪望夫石的形象。人已物化,變為石頭;石又通靈,曲盡人意,人與物合,情與景諧。這不僅形象地描摹出望夫石的生動形象,同時也把思婦登臨的長久,想念的深切,對愛情的忠貞不渝刻畫得淋漓盡致。這二句緊承上文,是對古老的優美的民間傳說作了生動的藝術概括,著墨不多,卻收到了動人的藝術效果。

          接下去,“山頭日日風復雨”,是說望夫石風雨不動,堅如磐石,年年月月,日日夜夜,長久地經受著風吹雨打,然而它沒有改變初衷,依然佇立江岸。

          這里寫的是石頭的形象和品格,說的仍是思婦的堅貞與忠誠。她歷經了種種艱難困苦,飽嘗了相思的折磨,依然懷著至死不渝的愛情,依然在盼望著,等待著遠方的行人。這純樸忠貞的節操,這恒久不變的愛情,令人肅然起敬。

          千種相思,萬種離情,她有多少話要對遠行的丈夫傾吐啊!“行人歸來石應語”,詩人在結句處把筆宕開,作了浪漫的懸思:待到遠行的丈夫歸來之時,這佇立江邊的石頭定然會傾訴相思的衷腸啊!然而,丈夫在何方?行人何日歸?“妾心正斷絕,君懷那得知”(郭震《子夜四時歌·春歌》),丈夫可曾知道思婦的相思么?行人歸來日,石頭能否說話呢?這些都留給讀者去思索,詩人卻就此戛然止筆了。結句實在是含悠悠不盡之意,留待讀者細加咀嚼與玩味。

          這首詩于平淡質樸中,蘊含著豐富深摯的內容。

          詩人只描寫了望夫石這一景物和自己剎那間的感受,平平寫出,象是信手拈來,不費力氣,然而卻是情悠悠,水悠悠,予人以無窮韻味。

        神马影院午夜伦理限级